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国际

挪威政坛“变天” 或影响德国大选

新华社北京9月15日电 挪威议会选举计票结果14日凌晨揭晓,工党领衔的中左翼联盟以较大优势获胜,将结束中右翼联盟连续八年的执政。

气候变化和社会不平等是选战焦点议题,也是挪威“向左转”背后原因。这令其他欧洲国家的社会民主党颇受鼓舞,尤其可能影响即将到来的德国大选。

2019年1月22日,在挪威首都奥斯陆,挪威首相、保守党主席埃尔娜·索尔贝格(前排中)和其他内阁成员在王宫前与媒体见面。(新华社记者张淑惠摄)

减少社会不公

挪威议会实行一院制,设169个议席。路透社报道,工党等五个中左翼或左翼在野党合计赢得100席,较上届选举增加19席。其中,工党成为第一大党,获48席,加上盟友中间党、社会主义左翼党,中左翼联盟共获89席,所占议席超半数,已过组阁门槛。

现任首相、保守党人埃尔娜·索尔贝格承认败选:“此时此刻,保守党政府的工作已经完成。”

工党主席约纳斯·加尔·斯特勒有望出任首相。这名现年61岁的百万富翁以增进社会公平为竞选主张,喊出“该轮到普通人了”口号。他13日晚告诉欢呼的支持者:“挪威人发出明确信号。选举显示,挪威人民希望看到一个更公平的社会。”

斯特勒的父亲是船务经纪人。他继承1600万美元家产,但承诺对富人“开刀”以减少社会不平等,主张对收入水平居全国前20%的富人增税,给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减税以及降低公共服务成本。

上世纪80年代,斯特勒求学于巴黎政治学院,开始信奉社会民主主义。他2017年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:“在法国,民众之间的差异很大,比挪威大,富人和穷人,受过教育和没受过教育,农村和城市……”

斯特勒2005年至2013年先后担任外交大臣、卫生大臣,时任首相是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延斯·斯托尔滕贝格。2014年,斯特勒出任工党主席。

2011年7月26日,在挪威首都奥斯陆,挪威外交大臣斯特勒接受媒体采访。(新华社记者王庆钦摄)

应对气候变化

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6年来,挪威有50年是工党执政。按照法新社的说法,北欧是“社会民主主义的堡垒”。本届挪威大选过后,北欧五国全部由中左翼政党执政。

因此,挪威“变天”与北欧的政治“大气候”相关。不过,在推动挪威“向左转”的因素中,气候变化议题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挪威人口大约540万,盛产石油和天然气,属全球最富裕国家行列。法新社报道,石油工业贡献了挪威14%的国内生产总值、40%的出口收入、16万个直接就业岗位。挪威拥有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,总额将近12万亿挪威克朗(约合1.4万亿美元)。

只是,这次大选适逢欧洲刚刚结束一个纷乱的夏天,多个国家遭遇高温、山火、洪水等极端天气带来的灾难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许多挪威人一度觉得气候变化很遥远,如今认为这是看得见、摸得着的现实。一些观察人士把这次选举称为“气候大选”。

斯特勒上月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,更加平衡地分摊经济负担,将有助于降低实施更严格气候政策的难度。他领导的政府将遵守《巴黎协定》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希望采取渐进方式,逐步减少挪威经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。

这意味着,接下来的组阁谈判不会轻松。中左翼竞选联盟不一定会变成执政联盟。工党的两个盟友中,中间党依赖农民和农村支持,而社会主义左翼党强力推动环保议题,支持者大多是城市居民。从石油生产到税收,这两党几乎在一切重要议题上都有矛盾。

工党希望谋求绿党的支持。但绿党主张,只有对方承诺立即停止石油开采,才会支持中左翼联盟政府。斯特勒拒绝接受这种条件。舆论认为,不排除工党单独组成少数派政府的可能。

《纽约时报》说,挪威大选证明,气候变化议题或许正在改变一些欧洲国家的政治权力天平,包括夏天发生严重洪灾的德国。德国联邦议院、即议会下院选举定于9月26日举行,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所获民意支持率当前位居第一,主打“气候牌”的绿党名列第三。(胡若愚)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easierlink.com.cn/guoji/1648082.html

标签:变天政坛挪威德国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中联传媒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为您推荐

Copyright @ 2016-2021尊王资讯网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,